贵阳之窗新闻专题
贵阳之窗GYJN视窗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
来源:贵阳之窗GYJN 时间:2019-06-11

简介:贵阳之窗讯 人民网华人华侨华人专题传统文化中华文化 关于中华民族复兴的文化信息 杜维明 2004年12月24日13:27 【字号 】【留言】【论坛】【】【】 各位老师,各位同学,我感到很高兴,能够有,六岁郡主九千岁 黄丽满与江 安达夹我 赛博泡面三国 藤原岛子 ,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.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 

(责任编辑:高兵强)  
  钱先生到九十六七岁的时候,已经是卧床不起了,可是香港的新亚书院在庆祝40周年时,想请钱先生去,钱先生也想参加。钱夫人就跟他说:“假如你能够起身,走两步路,就能带了你的拐杖,从轮椅走上飞机,那我们就可以行动了。”这位老先生居然开始从病床上慢慢爬起来,还能走上几步路。这样他就到了香港。参加这个会议之后,他就口授了这篇一千多字的文章。胡美琦女士听他口授的时候就曾经抱怨,这不是老生常谈吗?这位老先生非常愤恨地说:“这是我的彻悟,晚年的彻悟。以前讲的,现在也可以讲啊。以前讲得不真切,现在讲得真切;以前我的了解非常浮面,现在我的了解非常深刻。”我在看这篇文章的时候,当时就觉得有一种动力。季羡林先生也有这种感受。
 
25年冒死拍摄火山  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
  来源:武汉大学传统文化研究中心网站()
 
  各位老师,各位同学,我感到很高兴,能够有这个难得的机会,以《关于中华民族复兴的文化信息》为题,表述一下这几年来正在思考还不成说的,可是我觉得有一些现实意义的观点。我也感到特别地荣幸,能够担任“熊十力儒学讲座”的引言人。第一次的发言应该算是抛砖引玉吧。
 
 

...更多  
 

 
  现在是要展现我们的智慧、价值和理念的时候了,为什么我一直在强调需要把印度作为我们的参照?在去年世界经济论坛上,我提出这个观点,当时没有机会来说。香港一位亿万富豪(跟我的关系还不错)说:我好几次听到杜先生的言论,基本上同意,但这一次实在是荒谬绝伦。我们要向西方学习,向日本学习还来不及,现在还要照顾到印度。那么,我提出三个理由:第一,印度有50年的民主。这50年的民主,使得印度的知识界(不管其他的领域,仅就知识界而言),有一种独立的风骨,这是很值得我们重视的。知识界的人知道自己已当家做主,不会有其他的权势比知识界的力量更大。只要碰到了不合理、不合情的情况,他们一定发言。他们有很强的抗议精神,而且他们可以诉诸法律。第二,印度有成亿以上的中产阶级,这表示印度大概有好几千万能纯熟运用英文的知识分子、企业家和官员,所以和西方各方面进行对话、进行评比,他们有一定的优势。我们平常想到美国的silicon valley(硅谷)是亚洲人的世界,但不要忘了,这个亚洲人的世界一半以上是印度人。在电脑软件方面,中国人根本没有办法与印度人相比。现在Bangalore(班加罗尔)是世界最大的软件输出地区之一。印度的发展是非常快的。最近,中国政府的政策也开始对印度加以重视,开始访问印度,开始了解印度,而不是说只和巴基斯坦联系,和印度要保持距离。印度中产阶级的力量是很大的,目前,印度在经济竞争方面有一定的优势,很多美国跨国公司的总部从北京搬到新德里,因为北京所需要的资金太贵了。第三,印度是一个精神输出大国。梁漱溟先生曾经有这样一个观念:人类有三大文明,即印度文明、西方文明和中国文明。中国的文明是走中和道路的。西方的文明比较极端,但发展得非常快。中国的文明如果要生存,必须学习西方。但不要忘了,西方的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印度的文明对他们有很大的吸引力,特别是对他们的年轻人有很大的吸引力。因为印度文明在将来世界碰到生态环保与其他很多问题时,有非常大的说服力。梁漱溟是非常重要的儒家学者,但他说是不得已要做儒家,因为要使中国站起来。而他真正的心态是认同佛教的,是来自印度的传统。那么,为什么要注重印度呢?事实上这也是注重我们中华民族自身传统中间深厚的精神资源,这个深厚的精神资源就包括大乘佛教。印度文化能够对中国有千年的影响,乃是通过佛教,使得佛教成为中国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佛教在中国历史上有非常辉煌的发展,这个是非常重要的,在人类文明对话的历史上几乎是绝无仅有的。因为中国接受印度文化,或者接受印度的精神文明是心甘情愿的,没有军事,没有商业,没有其他的强权来使得中华民族接受印度文化,所以印度文化通过佛教来到中国,然后发展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,像华严、像天台、像禅、像净土,如果没有佛教在中国好几百年的发展,就不可能有宋明儒学。宋明儒学发展的时代,佛教还没有衰弱,还是在继续发展。新儒学的兴起,严格地说,也多多少少是佛教的受惠者。熊十力先生在支那内学院和欧阳竟无先生学习唯识论,后来他发展出了自己的新唯识论。当然,吕等好几位先生认为,他对佛教的理解有他的片面性,这个可以进一步考虑。唐君毅先生、牟宗三先生、方东美先生以及刚刚提到的梁漱溟先生,都对佛教做过研究。胡适之先生曾经说过,中国的大悲剧是被印度化了,假如不被印度化,我们现在可以跟西方一争长短。但是,被印度化是八百年、一千年的历史,我们只有承认大乘佛教是中国精神资源中不可消解的一个重要资源,我们才能对儒家、道家、道教,还有民间各种不同的宗教资源有一个重新的理解。才能对藏传佛教,以及其他的在中国的少数民族包括蒙古等地的宗教有一个新的认识。同时也才可能开始理解到另一种意义下的精神文明,这精神文明就是宗教本身。我们必须对宗教本身有一个比较全面正确的把握,即对终极关怀有一个正确的把握,才能真正理解精神文明的问题。
 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
 

猪贩拉猪险象环生



E-mail:info@peopledaily.com.cn 新闻线索:rm@peopledaily.com.cn

  我参加了好几次世界经济论坛。20年来这个世界经济论坛有一个非常强的信念,就是市场经济把各方面的资源都调动起来之后,就水涨船高,大家都可以获利。因而在全球经济发展过程中,虽然贫富不均的现象会继续不断,富的更富,但贫的不一定更贫,在这种情况下,大家都获利。等于说蛋糕越来越大,尽管分配不平均,但毕竟都可以分到一部分。这个理念在最近两三年里,也受到了很大的质疑。地球村的出现不仅没有导致人类社群生命共同体的整合,而且分歧、矛盾和冲突越来越尖锐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不通过对话,不通过交流,不接受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事实,要发展出普世伦理是不可能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以人类中心主义为导向的启蒙心态,也就是西方的现代性所代表的基本价值还是在发展,但是需要其他的价值来进行沟通和进行互动。因为它那个价值所掌握的领域太狭窄,不能够很好地解决整个人类现在所碰到的困境。
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
 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
       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

  我现在担忧的一件事情就是,假如中美的关系要改进,中国和美国都该怎么做?我想美国要做的是最多的。可美国这个社会该怎么样改变?美国的政治文化在现在特别在经过“9·11”以后,非常狭隘的民族主义看来很强。但是美国的社会动力是非常大的,它的公民社会的力量,要远远超出它的政治力量。它的媒体,它的企业,它的学术,它的宗教,各种其他的社会利益,逐渐希望或者期待有所转化,它能够开出一些比较宽广的论域。而中国的情况就是,民族再生的时候有一股气,而后面是一种非常强的民族主义。这股气如果不让它进入一个宽广的“天人合一"的境界,那么这个气就会变成暴戾之气,对内对外都可能遇到很大的困境。那么,最后从文化中国这个角度来看,要消除很多的内耗,才能使得中华民族再生的信息能够不亢不卑地展现出来。但是内耗太多,如海峡两岸的内耗,贫富不均的内耗(现在中国贫富不均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了)。以前毛泽东讲过十大矛盾,边缘和中心的矛盾,党内和党外的矛盾,等等。这些矛盾的情况虽然是理解这个社会的动力,矛盾本身就是动力,但是现在看来,我觉得对于知识精英,除了其他很多燃眉之急的问题,关于中华民族复兴的文化信息这种课题是值得进一步考虑的。谢谢! (作者单位:美国哈佛大学历史系。本文由陈仁仁根据2002年1月12日下午杜维明先生在“武汉大学熊十力儒学讲座”第一讲上的演讲录音整理而成)


Copyright © 1997-2007 by all rights reserved
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 
  钱先生这个观点,其实在香港的唐君毅先生和牟宗三先生的学术思想里面,都提得很多了。唐先生的心灵九境,最后一境,所谓的天德流行,基本上也是在谈同样一个问题。牟先生讲儒家思想中最核心的价值之一,就是内在的超越,也是这样一个观点。冯友兰先生在他的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第7卷中很明确地说,他基本上放弃了斗争哲学,而要回到张横渠所讲的“仇必和而解”。他在书里提到几个具有创见性的思想家。他认为在20世纪自成体系的思想家,除毛泽东以外,还有金岳霖、熊十力和他自己。而在他自己的思想里,他要回归横渠四句(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)。他的观点事实上与钱宾四先生所提到的几个观点相合。从事西方哲学研究比较杰出的张世英先生也到八九十岁了,他今年发表了一篇论文叫《天人之际》。在文章里,他特别突出宗教学和宇宙论上的天人合一、伦理学上的知行合一和美学上的情景合一,这正是中国哲学思想的一些特性。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说吧,儒家人文精神里面,属于宗教层面的“人心与天道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观点,台北的钱穆,香港的唐君毅、牟宗三,北京的冯友兰、张世英,都是在八九十岁的时候特别地加以关注,更不要提梁漱溟和熊十力先生晚年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了。这是宇宙论层面的问题,其宗教性的意涵非常强。
 
 


 


· 传统文化  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
    2004年12月24日13:27   【字号 】【留言】【论坛】【】【】
 
 
  然而也有人真正在宣传孔子,认为孔子非常重要,儒家文化非常重要,在中国就是费孝通先生。费孝通先生从1990年以来,一直在谈这个观点,就是希望有孔子人文精神的再出现。最近在日本,他有四句话影响非常大。这四句话很有理想性,可以说是人类文明对话的远景。第一句话是各个不同的文明各美其美,第二句话是美人之美,第三句话是美美与共或美美共美,第四句话就是天下大同。第一句话的意思是,不同的文明,不管是基督教、伊斯兰教、佛教、新都教还是儒家,各个不同的文明都觉得它自己所掌握的资源最丰富。若是如此,在这种多元化相对的格局下,互动的可能性非常小,所以必须要有美人之美的可能。也就是说基督教的信徒应该去了解儒家、道家乃至伊斯兰教的价值,伊斯兰教的人应该去了解基督教等宗教文明的价值。这就不仅是各美其美,而且是美人之美。如果能进一步美美共美,大家能互相欣赏各个不同的文明所体现的价值,从人类学的角度上来看,那就能达到天下大同。


 
 

吊车斗车砸进教室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

 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
 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

但是并不表示我一定对其他的人有同样的了解


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 
相关专题: 信息 复兴 中华民族 关于 文化

上一篇:上一篇:作为新型城市公共交通工具

下一篇:下一篇:地球生态环境

黔ICP备62879928号-1 gyjnjp.com.cn 版权所有 贵阳之窗GYJN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邮箱
©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